秦游夏:马特乌斯接任勒夫有何不可?

勒夫宣布今夏欧洲杯后结束15年的德国队执教生涯,他的继任者究竟是谁,是近日热议话题。在德国这个无比热爱足球的国度,它的话题性堪比国家领导人的更迭。由于2020年世界最佳主帅前两名克洛普和弗利克,与利物浦和拜仁都有长约在身,很难在夏天立即抽身,德国足协也不希望挖人墙脚,尤其是在罗泽宣布赛季后从门兴加盟多特蒙德后,马驹战绩一败涂地的情况下。

这种情况下,其他人选浮出水面。德国足协内部,率领U21国青队拿到2017欧青赛冠军的昆茨和勒夫助手佐尔格,是两个只需要调整岗位的现成人选,但无论两者的过往履历还是知名度,都存在局限性。而教授朗尼克又是和克林斯曼一样的“项目管理者”,一旦接手少不了高风险的大动干戈,况且,目前他还是沙尔克04下一任体育董事的人选。

一个人们熟悉却又颇感意外的名字也在讨论范围之内——1990世界杯冠军队长马特乌斯。

马特乌斯目前担任德国天空体育的解说嘉宾,常年出现在球场一线,结合比赛深入浅出的技战术解读和辛辣刁钻的观点,给他积累了深厚口碑,是德国公认的电视评球第一人。2007年率领斯图加特拿到德甲冠军的阿明费、目前同样担任评论员的前拜仁球星绍尔,都是马特乌斯可以胜任此职的支持者。足球皇帝贝肯鲍尔也在不久前表态:“我无论如何都相信洛塔尔可以胜任德国队主帅,他有丰富经验,并且还在不断进步。为什么不能是他呢?”

2018和2019年,笔者曾两次采访马特乌斯,加起来进行了1小时以上的对话。笔者所有采访过的足球人中,无论个性还是专业层面,他都最令人印象深刻。当你抛出问题后,被采访过无数次的老马,绝不会照搬公式,给出“片汤话式”的标准答案。他享受思考、享受足球,认真对待每一个问题。他的回答总是自带延展性,以点及面。在足球知识和观念储备丰富的马特乌斯面前,你甚至不需要机械的提纲。

笔者印象最深刻的是2018世界杯德国队首战墨西哥前。马特乌斯表示,鉴于墨西哥侵略性十足的冲击打法,德国队在排兵布阵上需要夯实中场。他建议让鲁迪首发,给予经历了一个漫长赛季的克罗斯(参加了欧冠决赛,最晚到队)和久伤初愈的赫迪拉以支持。

果不其然,追求传控的德国队在中场缺乏厚度和保护,赫迪拉的丢球让洛萨诺打入全场唯一进球。这并不是“马后炮”,这是“马前瞻”。2017联合会杯,“德国二队”虽然大胜墨西哥,但场面上并未做好控制,还要感谢特尔斯特根不断神扑。马特乌斯表示,并不是二队能赢3个,一队就能赢得很轻松,而要看到比分背后的隐患。次战瑞典前,老马提出需要遣上马里奥戈麦斯这样的正经中锋增强终结能力,再次半场落后的勒夫,下半场派上“超级马里奥”,最终实现了逆转。

以上的故事,虽然不能证明马特乌斯就真的比勒夫棋高一筹,但至少,他对足球的宏观理解以及对国家队问题的把握足够透彻。能在一个“足球就是我们的生活”的国度,享有第一评论员称号,也不是仅靠德国队荣誉队长的资历和知无不言的敢于表达就能换来的。赛前赛中,马特乌斯对双方技战术和心态层面的剖析,总能命中。2017年,他被德国体育记者奖评选授予了“被引用最多的专家”称号。

诚然,球评和亲自当教练是两码事。在老马过往的执教中,也充斥着黑历史。第1份教练工作,马特乌斯公开场合发表有损球队的言语,被维也纳快速提前驱逐;执教巴拉纳竞技,马特乌斯在巴西待了一个月就因家庭原因半途而废;执教匈牙利和保加利亚国家队,他也都没将其带入大赛正赛。唯一值得一书的是,2005年执教匈牙利队时期,在“伯尔尼奇迹”的50周年纪念赛中,他率队在凯泽斯劳滕2比0掀翻德国。

但需要注意的是,马特乌斯在退役后的第2年就开始从教,40岁的他还有很多球员时期的血气方刚,遇到问题后抱怨太多,也要长期处于媒体焦点之下。作为足坛常青树,马特乌斯球员生涯超过20年,踢过5届世界杯,150次德国队出场历史第一,即便在生涯末期,他依然会在训练后加练远射和冲刺,对自身要求极高。从教后,他过于想把自己争强好胜的一面传递给队员,往往操之过急。

天空体育首席记者乌利科勒,比马特乌斯年长10岁,从他出道以来便跟踪报道,两人私交甚笃。科勒老先生跟笔者表达过,马特乌斯说他当年带的那些球员过于“拉胯”,无论足球技术还是精神层面,都达不到他的要求。

2001至2011年的十年间,马特乌斯以主帅或助教身份一共带过7支球队,任期最长的刚超过1年,球队水平也相对有限。他从未在德国真正获得过机会,如今阔别一线年。但正如贝皇所说,随着时间推移,今年3月21日过60大寿的马特乌斯无疑有了更深厚的阅历和积累,在个性上也更加成熟。比如拜仁最新一期的《51》杂志,老马以草皮管理员的摆拍登上封面,与当年怒称“连草皮管理员都不会让他当”的乌利赫内斯化干戈为玉帛。

德国足球在2018年跌入历史最低谷,去年底的欧国联又制造了0比6西班牙的奇耻大辱,不少人感慨,德国足球曾经有口皆碑的意志力消失殆尽。而强大的意志力,是球场上永不言败的马特乌斯最不缺少的属性。倘若马特乌斯接手,他会给这支球队植入德国足球最根本的DNA。不必因为年轻一代成长环境有别以往就认定“钢铁意志”已是过时话题,教练的性格和理念对一支球队精神面貌和战斗力的影响不容低估——科瓦奇将拜仁描述为“时速100公里的车开不到200公里”,但同样一批球员在弗利克手下发生了怎样脱胎换骨的变化?

最近4年,德国队要连踢3届大赛,2024本土欧洲杯是重中之重。如果弗利克和克洛普两大IP无法立刻走马上任,试水马特乌斯未必是个坏主意,也是德国足球界不少人的呼声。起初,马特乌斯对自己担任德国主帅的话题不以为然,表示“对现状很满意”,但随着越来越多人将他推上台前,他的态度也发生了转变:“德国足协会做出决定,当相关人员找我来谈时,我当然会思考这个问题。”

贝肯鲍尔、福格茨、沃勒尔三位世界冠军球员,都担任过德国队主帅,1990世界杯冠军、1996欧洲杯冠军和2002世界杯亚军是他们的成就。正如贝皇的表态,下一个为什么不能是洛塔尔?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inzhao.com/,欧联伯尔尼年轻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